堇兮

人人都有归期 但我没有
说不上来自己期不期望有那一天
只觉得在这条路上形单影只越走越远

终于有一天说出了 自己的心里话

为什么做这个选择 就是当时的自己觉得 想要日子轻松又快乐

越走越远才渐渐发现 这个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捷径

还是要把从前放下的东西一一拾起

总觉得追着赶着的生活让人倦怠 

却又仿佛有一根绳子牵引着自己朝那个方向走去

大概很多东西就是 发自内心的指使 也不需要什么道理

有的人快一些 有的人慢一些 好像也都没有什么关系

没有人在乎你 见过什么样的风景 他们只在乎 他们眼前的你

用 一堆 他们心里的 原则 来评价 这样的你

而从前想要的那些东西 也就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大概是知道 那些一直觉得非做不可的事情

可能就在 不经意之间完成了

嗯 大概 所有关于未来的美好幻想 都是这样的吧

真的 不喜欢 和往事不相干的人 去翻看过去
我自己都不情不楚的故事 你知道来干什么
毕竟想和你分享的现在 而不是过去 就着记忆那点痕迹过日子有意思吗

惯性孤独

致一直陪伴我的你

一张小纸条又 激起了 内心的波澜

想 对那年出现的每一个人

说好多 好多 话

忽然才发现 原来 有梦想的人 她们的梦想 那么 笃定

有爱的人 内心的爱 依然澎湃

什么都没有的人 依旧 孑然一身

空有 你们的爱

 

好多 埋藏在心底里的记忆 像是被 夏天的阳光唤醒

我最讨厌的 夏季的标签

从告别 变成了重聚

就好像这个季节 被赋予了 全新的意义

和那些烂在心底的 故事 一样

要到可以翻出来 嘲笑 讽刺 同情 从前的自己

才算成了往事

 

更多的 如影随形 成为了自己加倍开心伤心的借口

正因如此 喜欢把自己的陈年旧事翻出来 说给你听

又喜欢 将你不愿开口的往事 和心情 一语道破

我希望你 真的能够丢掉所有 和我一样没心没肺地向前

哪怕心里再多的不平衡 无助 都咽下去

带着你的爱与温柔 哪怕平淡 哪怕索然

依然相信 阳光在 彩虹在

 

好多时候 一句简单的 我不相信爱

就可以瞒天过海

给自己一个 更正当的理由 成为 最好的自己

用尽全力笑 用尽全力哭 然后 擦干眼泪 和爱你的人

紧紧相拥

 

你知道吗 有爱的人

会被整个世界 以爱相待

你要相信 阳光和风 都可以很温柔 花开 也可以不败


2015.12.31

 

一觉睡醒已经是地球另一半的新年伊始 觉得这一年过得格外恍惚

好像人生的节奏被放快了许多倍 还没来得及适应 一切的一切却已一晃而过

365天好像什么也没有做 却又好像 看过太多听过太多有过太多情绪被改变了太多

 

又换了一座城市 有了全新的改变 不知道这算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从从前的等待白雪皑皑的冬天 到习惯了在雪地里行走的日子我也不确定这是不是我要的生活

好多个看不见太阳升起的日子 在恍惚之中窗外又陷入一片黑暗白天的时间短得吓人 又只能安慰自己说毕竟我们都是不分昼夜的孩子

 

越长大越走远 越懂父母越想家

许多难以启齿的言语或许更适合用行动和心情表达 但对方却不一定能理解 于是人们花了更多时间去思考 表达爱意的方式

比如大家都说不在乎我们去了哪里有了什么行程安排只要我们在一起

 

 

很多时候想要好好规划自己的人生 却发现其实最适合自己的是staywho you are

仔细回想过后发现自己爱过的人真的不多 也许最爱的便是自己

三两知己几个闺蜜 一年难得的相聚时光很庆幸今年我们真的有那么些时日和彼此相处 像从前一样形影不离

 

 

一月 百般不舍地从国内回来 内心怀揣着欣喜和等待

也许当时的自己真的不知道等待的煎熬和痛苦 开始了吃素的生活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 希望自己能心无杂念

宽容 平和 忍让 制欲 尊重 以及感恩

一辈子 也不想忘记的戒条

那些 紧握着我的 渐渐苍老的手 我多希望自己能撑起一片天 让你们看见爱和温暖

 

二月 开始有了许多想法 物质上的 精神上的

所有的一切事情 都是为了排解掉 等待的无助感

其实很感激在温村的朋友们陪我度过那一段时光 每天瞎忙活忘掉不该有的焦虑

valentine和情人节 年夜饭和元宵节 至今也没想明白是什么样的共同情感让我们靠近彼此待在一起 度过那段从灰暗里寻找光的日子

 

三月 一场旅途加深了我的迫不及待温哥华的樱花开了却也似有心似无心地欣赏

愿你诗意的世界渐渐清晰 文雅依旧

 

四月 说走就走的小岛游也没有想过那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在岛上的生活

还好一切都没有什么遗憾 也明白自己真的不介意漫长无奈的时光 只要一切都还有希望

 

五月 终于放下了压力的担子结束了所有的考试

 惊喜是终于结束了遥遥无期的等待 还有象征性的盛大仪式

从未奢望过的在地球另一半的天伦之乐 也是从那时起有了更多更多的不舍明白也许地球另一半永远是家的存在 不论走了多远遇见了多少人 不论大家把这里描述得有多好 那一种 市井里冒出来的 底层的 最基本的生活气息 才是我爱的味道

 

六月匆匆地告别和拥抱 认识了些新朋友爱上一个新国家

七月疯狂跟随了最爱的故事的结局还好有你陪我癫狂

八月是亲密无间的生活亲爱的家和童年的伙伴

纵使心中有千般不舍 却依然觉得故人依旧 哪怕未来 新人也会成为我的故人

有多舍不得 逝去的那些情感 难得有知心人在身旁 随叫随到的陪伴

那些我怀念的时光 你们 在我身旁

 

九月有了全新的开始许多不舍许多承诺

十月我也没有想到新生活会让人改变那么多

十一月我开始怀念从前的生活和那个天真的自己

十二月放不下和舍不得无力保护的那一片麦田

把所有大小经历整理一遍最后发现是因为见得太多才变得虚无

终于明白我们不是不可以面朝大海 只是不论清风何等温柔也依然会有浪

准备好擦干眼泪直面阳光承认我们都在被这个世界温柔相待事实

尽管自己从未把握好生活的节奏 不论是悲伤还是惊喜 它们来得 总是比你准备的突然

 

2016 只希望自己前行的时候 面带微笑 不论阳光和风雨 任眼泪肆意流淌 也要记得 

继续爱


 

Every year is another significant number

意外收获了一个温暖的冬天 连阳光升起都变得轻缓温柔 好像不愿意打破这座城市难有的宁静

室外的风依然能把人吹得走不动路 开车的人依旧很aggressive温哥华的人依然觉得西海岸比这里美丽

可大家都习惯了在各种警铃声里 一面迎着光 一面迎着风 过着火急火燎的生活

千篇一律祝福的话语 总是让人产生厌倦和反感 大抵是因为

每年此时 都在和不同的人说这样的话 道别的时刻 想要和每一个人紧紧相拥

好处在于 此时的大家都沉浸在 节日和祝福的兴奋里 顾不上感伤

I don't knowwhy I’m here with all of these talented people, but thank life and all the luckfor bringing me here

从前总觉得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是一件 很酷的事情 这个命题听起来 没有任何不妥

下定决心 付出努力 任何的进步都像是收获了一整个宇宙的喜悦 却总是关注不到 风吹过的地方 连云都变了颜色

即便如此 一切都过去的时候 总是要安慰自己说 其实能被阳光刺伤当个瞎子 也依然是幸运的

即便是过了爱做梦的年纪 却依然和那些跟自己一起做梦的人紧紧相拥着 守护着唯一一点 没有烦恼的天真

渐渐地我们都默认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存在 明白有些规律不能轻易打破 也开始承认每一件事物存在的意义 和原因 不再想去抱怨是谁的错 只知道要在黑灯瞎火里 用自己的力量去改变它

很多时候 还是可以借来一束光 利用瞎子超强的感受能力 默默去完成手边的一切事情

从前被我保护着的人 变成了安慰我 温暖我的人 哪怕我们手里握着的玻璃渣子刺伤自己的纹路都不一样

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会变成猎人 还是麦田的守护者 却好像冥冥之中被披上了一层外衣 我看不见它的颜色和外貌 但它有着带我飞速奔跑的超能力

什么面朝大海 喂马砍柴的生活 都比不上这一点冥冥之中的冥冥注定

但是 嘿 我的手里还捧着一朵 尚未盛开的花 努力的意义 就是为了 守候这朵花开

 

当你发现从前以为不会在平常生活里发生的故事一天天在身边上演

当你终于接受时间在越走越快这个事实

当有一天你终于意识到自己终将从象牙塔一样美好的梦里醒来

当你口口声声说着 要做自己

却不得不在叹息里 默认着 日新与月异

 

形形色色的人 在写着形形色色的人生

春去秋来里的自己 已经忘记了想要的是什么

从前总说 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 不忘初心

回想起来 初心就是把握每一个机会感受每一程别样的生活

一直相信着 即便是努力而来的机会 也带着命运别有心机的安排

就好像 一直相信所有的遇见都是冥冥注定

明明有千万种冥冥 冥冥之中却 选择了 千万分之一

 

有很多人 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归宿 为之努力小半生 成了人生赢家

也有一些人 被赐予了无数的幸运 在万千美丽里 侥幸拥有了一艘船

总以为只要坐上了船 就会靠岸

当握起船舵的那一刻才知道 原来只有知道方向 才有终点

世界那么大 四周都是岸 我们 要去哪儿

也曾遇见过几次浪 撞了几次冰川  也曾遇见过严寒和极端

可即便如此 还是忍不住在阳光明媚的时日里拥抱空气里的那一点温暖

 

日暮降临时 远方都是灯塔 却只能选择 流浪海中央

 

岸边的人期待出发

出行的人 不知如何靠岸

 

可总有那么多时日 阳光依旧 风一样温柔